睛空

IM@S P

青花红之河

平和岛静雄正坐在折原临也的面前,他穿着普通的衣服,临也却身着极正式的衣服端坐,他的头发被梳得整整齐齐,束了一个简单的发带。

这是折原家的宴会,号称邀请所有人,却只来了平和岛静雄。

“呐,只有小静静来嘛~有点寂寞呢,我最喜欢人类,但是人类好像并不喜欢我。”他脸上完全没有悲伤的神情,但是打破了之前刻意营造的正式的气氛。

静雄冷眼看着他说着这种话,“我也要走了。”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和临也打起来,那时候遭殃的首先是自己家人,他不怕折原家的势力,不代表幽和琉璃不怕。

“留下来。”折原临也的小刀回旋着插进了他一旁的柱子上,临也的命令也清晰地出现在他耳边,难得正经的声音让他心里一紧。

“连小静静都不陪我的话我真的会寂寞哦。即使不想看见我,吃菜不也好么。”

面前小桌上的菜不多但是都很精致,而且很合静雄的胃口,临也今天也没有太讨厌,静雄打算考虑考虑。

临也给他倒了酒,放在小桌的对面,然后不说话看静雄动静。

静雄最终还是坐了下来,临也背后是一片梅子林,他把目光越过临也,盯着那风中摇摆的青梅。

临也叹了口气,往嘴里放了一块鲑鱼子寿司。

“啊啊小静静你不吃东西么?你看那林子看得那么出神难道是想要一个梅仙么?”说着,发出耻笑的声音。

“闭嘴!”静雄的手砸在桌子上,一道道裂痕以此为中心散开。

“啊,这桌子还挺结实呢。”

啪!碎成了木块。

寿司卷都掉在了木块里,脏了不能吃,就连他之前倒得那杯酒也连杯子一起没在碎块里面了。

临也无奈地看着碎片,然后又倒了一杯放在静雄旁边。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拉住临也的手。

折原临也低下了他精致的眉眼。“我只是想找人陪我喝酒而已。”那声音软得不像他。

这时候,平和岛静雄才发现他已经醉了,眼角的绯红,无力拖沓的身体,看来他刚刚那一把小刀是最后的挣扎。

他软在了静雄的怀里,此时静雄才发现折原临也这个家伙是如此脆弱,他好看的脸,就在自己的身前,而他纤细的脖子似乎一手就可以拧断。

“小静。”

静雄不理他。

“小静。”

静雄把他推开来,但他还是又靠了过去。

“小静。”

静雄没办法了,冷哼一声,问他干什么。

折原临也含了一口他给静雄倒的酒,把嘴唇贴附在静雄的嘴唇上,他用舌头挑逗着静雄示意他打开牙齿,静雄想要把他推开,甚至于丢出去可是面前的临也一副要哭的样子,软弱至极。

他最终还是屈服于这样奇怪的临也,那酒顺着他的口腔往下淌,折原临也满足地看着他。

“这是梅子酒。”

这不是静雄想要他说出的话,他一下子急躁起来,对着临也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

“啊……”他闷哼。

“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我喜欢你。”折原临也坦诚的话让静雄无力招架。

他几乎就要把拳头打出去了。“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他带着即使醉了也是一样厚的脸皮,一字一句地清楚地告诉静雄。

平和岛静雄,他无法回应。

世界上有暴力无法解决的问题,临也的骚扰,临也的爱情。

静雄觉得自己可能是上辈子把折原临也打到下半身瘫痪怎么的事情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小静你真的觉得有人敢不来折原家的宴会么,你还不明白么,只有你的请柬写的是这,别人都去了九琉璃她们那。”临也笑了。

临也一笑,静雄就觉得他在玩,于是推开他也变得容易。

“我不喜欢你。”

“哦。,”冷淡地回复男人的拒绝之后,折原临也笑得更起劲了,“小静你居然真的以为我喜欢你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几乎笑出了眼泪:“没有人会喜欢小静你这种暴力狂的,而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了哈哈哈哈哈哈。”

平和岛静雄意识到了被玩弄了,于是顺手将一旁的细木柱折断向临也丢了过去,临也躲开了。

“小静你刚刚实在可怜我吗?是觉得眼泪汪汪的我很可怜么?是在可怜爱慕你的我吗哈哈哈!笨蛋,蠢货,折原临也怎么会把他的软弱表现出来,折原临也怎么会在一个可以掐短他脖子的人身前毫无方便的醉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蠢货。”

平和岛静雄被他说得极怒,然后粉碎了这整个亭子,尽管仍是没伤到临也。

这场架的结局是平和岛幽来接他哥哥回去,折原临也在旁边继续笑,笑得肚子疼。

在那之后两人就再无联系了。

平和岛静雄偶尔会想想折原临也是否真的喜欢自己然后就被那天的折原临也气得半死。

过了几年,他就忘了这茬,因为折原临也他再也没骚扰过他,他和一个贤惠的女子结了婚,她能包容他,温柔善良,再过了几年,他们有了孩子,平和岛静雄就把折原临也完全抛在脑后了,他最后一次想起这人是别人告诉他折原家举家去了京都。

折原临也,他的爱情被他自己埋葬在青梅树前的亭子里,那天的确是喝醉了,但是又醒了,迷迷糊糊之间,他决定让静雄痛快。

他终身未娶,起初是为了静雄,后来就是嫌麻烦了,再真切的爱意最后都会被漫长的时光掩埋,他死前的闪回里静雄并未出现,说到底也只是愚蠢的爱情而已,折原临也这种爱着世界上所有人的家伙不需要单一对人的爱情了。

他们没再见面,没再谈天,没再发生争执,没再喝酒,没再听闻过对方了。

The end

我不知道我写了些啥师傅你打死我吧 @岛田玖流
标题和内容唯一的关系是我听着组成标题的歌写的这文:
青的一番星
花簪

久远之河
知道上面的歌的姑娘扩个列么

评论(1)
热度(10)

© 睛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