睛空

IM@S P

【gamquick】【圣诞贺文】法式甜品教程

他有那么爱他,可他还是说了分手。

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pietro跑了出去,remy站在门边上看着,他也不动,就那么看着。

目送他的爱人离开他的寓所。

pietro跑出去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那种直达内心的冷,他只能跑快一些,再跑快一些。

remy始终没有追上来,他在抽烟,自从和pietro在一起后他已经戒了,但现在又抽起来,烟是之前pietro藏起来的,remy一直都知道在哪。

pietro湿漉漉的坐在家里,水从银发上一滴一滴地落下来,他已经冷静了不少。

我不该这样的。

他后悔了,他不知道那句分手会造成什么,可是maximoff家那份与生俱来的倔强让他不去往后猜想。

remy靠在门边,门还开着,自从pietro跑走了他就一直在这,中途只去拿了一次烟。

我实在是应该让着他的。

remy也后悔了,他一向宠pietro,但这次没有。

他把错全归在自己。

银发男人拿干毛巾把自己的头发擦干之后,他坐下来,却发现自己无事可做,今天休假,他特意找remy一起聚,却吵了起来。

“唉……”他叹了口气,去冰箱拿了瓶啤酒,用启瓶器把瓶盖撬开,一饮而尽,也不怕醉了。

remy在门边坐下,轻轻地把手里卷烟的灰往门槛上那么一敲,敲掉了。

“呼……”他长吁了一口气,又吸了口烟,尼古丁的气息在嘴里扩散,麻痹着remy的神经。

喝完酒的pietro果然醉了,他平时酒量就不是很好,所以宴会上remy总帮他挡酒。
但他酒品不错。他安静地趴在桌子上,眼角上了一丝绯红,脸也红扑扑的,嘴里说着一个模模糊糊的单词……remy。

烟终于是没有麻痹到remy的神经,他还是感到一种强烈的刺痛感,在心中蔓延,生长,最后像一团荆棘扎在身体里,一动,一痛。他想着如果这痛感能够消失,他愿意做任何事。

我爱你,pietro打开手机,给通讯录制定的那个人打了这三个字,又删掉,又打上,反反复复许多次,最后他把手机往地下一丢,它关机了。

remy想过打电话给pietro,可他还是放弃了,他觉得pietro会回来的,所以执拗地靠在打开的门边,吸着烟,等人回来。

pietro突然想起什么——他的书忘在remy家了,那本《法式甜品教程》是他特意带过去的,可他现在却一个人跑回了家。

那书并不重要,是昨天晚上买的,三四美元的价钱,可pietro硬是想要拿回来,其实他哪是拿书,他是想见人。

于是他又跑了出去。

外面的雨已经下得很大,很大。

remy拿脚使劲地撵着烟头和它上面的火花,他有一种炸了一切的冲动。

然后他就在门口看见了pietro。

他像个水人,脸上,身上都是水,抹着眼睛附近不知是雨还是眼泪的水滴,他走近了remy,脚踩在了一地的烟蒂上。

“我回来拿我的烹饪教程。”pietro用一种微妙的语气说道,然后就想进去。

remy拉住了他,横腰一抱,丢到了床上,雨渗进了被子里,被子从银蓝变成了更深的银蓝。

“这就是你的分手方式么,”remy也上床,他压在pietro身上,衣服也湿了。“你觉得这样很开心么!”

“你才开心!——”pietro的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堵上了。

他闻到了remy身上的烟味,和他特有的气息,两者交互融合在一起,像毒,而pietro已经上瘾了。remy很早就嗅到了酒味,这让他更生气了,他粗暴地把舌头伸了进去,仿佛酒是催情剂。

两人湿湿地躺在床上,舌头互相纠缠着,同时交换着体液。

“我爱你。……对不起。”pietro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哭腔。

“我爱你。没关系。”

*作者已疯,不会写肉,上次托人帮我写了……然后……然后我的大号就被封了……

*我爱66,66俺嫁

*无视上面那条

评论(11)
热度(34)

© 睛空 | Powered by LOFTER